雪碧泡儿

工作不顺时会想到你。饭局中间会想到你。六小时的飞机上想到你。把硬币投进自动售货机时想到你。流过泪的演唱会后,坐在地铁上想到你。凌晨四点听may as well,我握住手机想到你。无数个碎片拼接起来好歹也是几千个日落。你从来不会知道,我也不想让你知道,都是坏习惯,自尊心一遍一遍作弄我。冷漠脆弱的少女心和紫阳花一起,腐烂在公寓旁边的泥土里,我都无所谓。可我现在极其难过,我被世界束住了手腕,我想你,你不会回来,你像颓垂的杨柳一样擦过我身旁。同样我不想你回来,你就是那些不甘和躁郁的联想化成的梦,真正来临就真正破灭。


可我一个人,真的好无助。

A letter to Sixsmith

My Dearest Sixsmith,

Its done. Finished in a frenzy that reminded me of our last night in Cambridge.

Watched my final sunrise, enjoyed my last cigarette. Didn’t think that it could be any more perfect until I saw the beat up trilby. Honestly Sixsmith, as ridiculous as that thing makes you look, I don’...

所爱隔山海

Lower Point

坦白来说我并没有忘记你……
即使采取了很极端的方式以为这样就可以,但好像除了多一层负疚多一层抑郁,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当我的镇痛剂。这种低劣卑微的习惯是你。
蜂蜜乳酪蛋糕的甜腻表层往深,还是不规则的千疮百孔,在被长期过度使用后我总算是感到了疲倦。有时候会边哭边想,为什么要对我这样,我真的,真的太惨了……然后继续挥霍聊天时差,还有短暂生命。
我为什么要屈就自己成就直男癌?
……那就忘不掉吧,我得到的教训真的够深刻了。
又想起……喜欢少年意气风发、扬指疯狂的模样大概是我不变执念,然而现在,这种气势如虹也演变成了尴尬的颓靡。没有结局,大概也不会有,我真的在等待下雪天,等待圣诞节,我很认真,可现在,也许我不是很想等

生日月到了捏……

abuser

© 雪碧泡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