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碧泡儿

并不美丽

照片里的绿水青山是相信爱情的。
她的嘴角勾起一苹果肌的胶原蛋白,白衬衫蓝短裤下,一双雪白的大腿散发着柔软且模糊的青春。在一座怪石嶙峋的小的瀑布下他们相拥,水雾翻涌,吞没了成对投向镜头的目光。
她是年轻的,因此相信爱情,相信摩托车上的风驮着相呴以湿,吉他弦间的雨勾着相濡以沫。她相信叛逆的是执着的,须臾的是不朽的,义无反顾的,是责无旁贷的。
她带着这样近乎狂热的信仰,穿着嫁纱走进礼堂,在被拦腰抱起的时候红了耳尖,在鞭炮响起的时候泛了泪花。她带着这样近乎狂热的信仰,把她单薄而鲜红的命运融进了他的掌心。
她在喜酒晕开的醉意中望向他。她在昏沉中难以思考,而入目便是他不断放大的笑。她的脑袋中堆满了残存在往日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此刻,她却觉得这一切都是可以实现的。
由此,她便认为,冲破反对的爱情便是冲破了俗世。
第二年的夏天,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孩。女孩很安静,喜欢叶脉、星星和冬天的奶糕。她还不会说话,还没有体现出她基因里顽冥不化的固执,也尚且不知执着的信仰可以是一个轻飘飘的弥天谎言。
当她还小,他们用相机和双眼为她记录下朝朝暮暮的点点滴滴,而当她稍大一些,他们便用相册和唇舌为她填补幼年记忆的罅隙。
照片是美的,故事也是美的,而照片、故事和美,都是时间撒的真假参半的谎。譬如她怀中的白鸽,手心的蜗牛,譬如她日益清晰的五官;譬如她失控的泪水,青紫的眼眶,再譬如她日渐衰老的面庞。
她失去了张扬的青春年少,却没有失去梦想。而她的梦想,同样不很张扬,它是那天酒席上朦胧间,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。
她开始碌碌辗转于两点一线,为了她的幼儿园、小学中学大学以至于单位住房,为了她漂亮的衣裙,想去的远方。她忙得清晨睁眼凌晨闭眼全是琐碎,相信此刻爱情会理所当然地升华为血脉亲情,相信相呴以湿、相濡以沫必定会浓缩于需要彼此的每一刻。
她相信脚踏实地的爱情,相信爱情意味着心意相通。她怀着这样美好的冀望,在客厅的沙发上度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。
然而,他所相信的爱情,不过意味着一个壮烈无比的过程,其中对象却并不重要。当她在醉意中心怀梦想望着他时,他的爱情便结束了。与之残存的,不过是未知生活带来的,毒品般新鲜的迷幻感。而迷幻感是一种消耗品。
他仍在追求他所以为的爱情,他相信爱情大于责任。
他递给我他的手机,上面是翻拍的,他们年轻时的照片,怪石嶙峋的小瀑布下,逝去的爱情紧紧相拥。他向我讲述他们的过往,语调中带着浓烈的怀缅。而他的手却紧握着手机,就像紧握住一个呼之欲出的,三尺之下的肮脏秘密。
我看着柔光褪色的绿水青山,和大太阳下胶原蛋白满溢的笑脸。此刻,它们是深重的讽刺和悲哀的自欺欺人。这一切多像爱情,而爱情并不美丽。

评论

abuser

© 雪碧泡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