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碧泡儿

Lower Point

坦白来说我并没有忘记你……
即使采取了很极端的方式以为这样就可以,但好像除了多一层负疚多一层抑郁,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当我的镇痛剂。这种低劣卑微的习惯是你。
蜂蜜乳酪蛋糕的甜腻表层往深,还是不规则的千疮百孔,在被长期过度使用后我总算是感到了疲倦。有时候会边哭边想,为什么要对我这样,我真的,真的太惨了……然后继续挥霍聊天时差,还有短暂生命。
我为什么要屈就自己成就直男癌?
……那就忘不掉吧,我得到的教训真的够深刻了。
又想起……喜欢少年意气风发、扬指疯狂的模样大概是我不变执念,然而现在,这种气势如虹也演变成了尴尬的颓靡。没有结局,大概也不会有,我真的在等待下雪天,等待圣诞节,我很认真,可现在,也许我不是很想等了。
是低谷期吗?大概吧。

评论

abuser

© 雪碧泡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