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碧泡儿

So long

生物钟日趋紊乱。凌晨四点睡去五点又起来了一次,二十二度的空调喷了我一身的鸡皮疙瘩。于是开始想你。
这种想念意味着不能再得到的不完美,我想我是清楚的……那么是遗憾不甘还是深切的爱,我便无从了解。至少,是带着痛感的。
这样的痛感存在于每一份抹茶蛋糕里,每一块黄油曲奇里,以及心形费列罗的盒子底部,那是你写的第一封信。它的墨落在我血液中,染黑存在过的每一次争吵。它们沸腾,蒸发,在记忆里无迹可寻,接着凝华在这段感情破裂的边缘,变成了一圈金色。
说你是渣男也好,不明不白不清不楚也好,说我幼稚也好,莫名其妙顽冥不化也好,至少现在确实是这样了。我甚至被你剥夺了重新开始一段感情的权利,还有上诉的可能吗?

评论

abuser

© 雪碧泡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